三 十 年 铸 一 剑 ,永 恒 的 祝 氏 扶 贫 慈 善 医 疗 旗 帜
关于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因为旧城改造工程遭到扼杀的质询
发起人:adminbbs  回复数:0  浏览数:3815  最后更新:2012/7/19 19:54:53 by adminbbs

选择查看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  帖子排序:
2012/7/19 19:54:53
adminbbs





连长

角  色:管理员
发 帖 数:160
经 验 值:341
注册时间:2008/12/3
关于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因为旧城改造工程遭到扼杀的质询
关于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因为旧城改造工程遭到扼杀的质询
  为了提升烟台市的整体城市面貌,提高烟台市人民的生活环境,党和政府加大力度施行了芝罘区旧城改造工程,2010年底第三次启动了烟台市芝罘区胜利片区旧城改造工程,2011年春天全方位开展了报纸等舆论宣传工作。
  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执政八年来,全面揭示和实践真理马克思主义,坚定不移的沿着真马克思指引的光明的资本主义道路前进,坚定不移的走邓小平按照真理马克思主义开创的中国改革开放发展道路,全面实行改革开放发展,更包括深入开展政治改革,坚持三个代表精神,建设和谐社会,誓死保卫改革开放发展的伟大胜利和成果,誓死捍卫十四亿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人权完整;改革开放发展的目的是让全中国人民都富起来,过上更加幸福的好日子,首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带领大家都富起来,也就是让一部分人先变成富有的新兴地主资本家,带领大家都变成新兴的地主资本家,同理也要同步的让共产党员也变成新兴的地主资本家,更不能不让党的领导干部们也都变成新兴的地主资本家,今天中国人民都逐渐的富起来了,真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得到了全面的揭示和实践,今天的中国已经全面的真正的走在真理马克思主义指引的光明资本主义道路上来了,在中国的今天新兴的地主资本家已经全民普及化了。然美其名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特色就是:由开创中国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共产党,自己与时俱进、改弦易辙领导着中国人民回归真理马克思主义指引的光明的资本主义道路,实事求是的讲称之为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更加符合真理马克思主义原理。
  在旧中国,绝大多数地主资本家们(个别恶霸除外)的发迹之路都是通过诚实做人、实事求是、谦卑敬畏、自省自重、勤学苦练、勤劳勇敢、艰苦奋斗,省吃俭用、勤俭持家而逐渐发展起来的,他们是代表中华民族最优良传统的社会精英、民族的精华,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最优秀的儿女,他们是通过走邓小平改革开放发展道路后今天中国新兴地主资本家们学习的光辉榜样。
  中国的改革开放发展道路已经走了三十多年了,我们烟台桂涛骨科医院和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的控股医院院长们,都算是一些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坚定不移的走邓小平开创的改革开放发展道路先富起来的小资本家吧,为了誓死捍卫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坚定不移的同党中央保持高度的一直,响应党中央的号召,让民营资本进入医疗行业,大力兴办民营医院,实际上民营医院对国家和人民政府来说,其成本完全是零投入,为人民提供的最优惠的公共医疗产品和服务则完全是零成本的无本买卖,为了真正的支持和鼓励民营医院的发展,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执政八年来,先后三令五申的部署和命令地方党和政府,必须要让民营医院同公立医院享有同等的待遇,一视同仁,清除阻碍非公立医疗机构发展的政策障碍。因此他们先后收购了烟台桂涛骨科医院和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并且已经彻底的把该两座医院改造成为祝桂涛医生的扶贫慈善医疗平台,提供党和政府几乎是零投入的最优惠的(民营医院独有的)公共医疗产品和医疗服务,帮助解决人们看病贵看病难的医疗难题。改革开放发展,发展就是硬道理,烟台市党和政府的旧城改造工程的开展,让旧城改造工程内的民营医院:由地方土生土长的医学专家们执掌着坚持走正路正在合法正常经营的烟台更成慢性病医院发展壮大起来,不就是烟台市党委张江汀书记为首的烟台市委市政府的责无旁贷的历史责任和政治任务吗?这就是检验张书记是否坚持同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保持高度的一直,是否用实际行动实践和落实党中央发民营医院的号召?让民营医院规模性的发展起来呢还是让民营医院去死吧?让民医院去死吧不就是以实际行动让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去死吗?不就是让邓小平开创的党的改革开放发展道路去见鬼吗?
  胡总中央三令五申全面部署:让民营医院享有同公立医院同等待遇,一视同仁,清除阻碍非公立医疗机构发展的政策障碍,非常明确,不仅阻碍民营医院发展的政策要全面铲除,对于制定出阻碍民营医院发展的障碍政策的党和政府部门也要全面清除,更加显然的是:制定出阻碍民营医院发展的障碍政策的党和政府部门,这种地方保护主义就是另立中央、结党营私,就是站在反党反人民分人类反社会反真理马克思主义的反动派、政治流氓成性政府、黑暗轴心、邪恶轴心,必须给予彻底铲除,彻底消灭,保障我们党的先进党性人民性不被侵犯。保障胡总中央的权威性不被侵犯!
  我们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合法的执业地点正处在该旧城改造范围,这也是我们医院近七年来第三次被同一项旧城改造工程在我们医院玻璃大门外无声的被贴上通知拆迁的对象(医院的法人和董事长以及院长们,直到医院被拆倒了也没有接到党和政府的书面通知和正式的协商合作接触,医院的租赁房屋自从2012年5元13日下午被迫正式交房后没有接到补偿款项,25天后的6月8日仍然没有接到一分钱遭强拆的补偿款,拆迁法明文规定:补偿款先到位后搬迁),为了配合党和政府的旧城改造工程的顺利开展,尽管我们医院始终没有接到党和政府拆迁安置的通知,我们医院决心尽一切努力,在第一时间段内完成医院的躲迁任务;自从2011年春天,党和政府通过报纸对于胜利片区旧城改造工程启动的宣传哪一天开始,我们医院自己就积极查找适合我们医院躲迁的营业地点,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临时躲迁营业地点,我们的工作做的不好,没有主动完成旧城改造工程的配合工作,我们感到非常抱歉,我们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然而其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的经营艰难,医院由于地方党和政府部门始终不给配套医保报销医药费等一系列政策(不给的唯一原因就是医院不肯拿出几十万元的黑色贿金购买该政策,因此至今就不给),医院的生存和发展遭到了层层的干扰破坏和封杀,严重的处在生存危机之中,只好盼望地方党和政府真正能够重新同以胡锦涛为首的党和政府的保持一致,以实际行动支持民营医院的发展,让民营医院真正的同公立医院享有同样的政策和待遇,一视同仁,以实际行动表现出清除阻碍民营医院发展的一切障碍政策,凡是不利于民营医院发展和生存的政策、规章制度和规定都是反党反人民的、都是政治流氓成性的、都是地方保护主义的另立中央、结党营私的黑暗轴心邪恶轴心发出的腐朽,都必须彻底清除;凡是履行的有利于民营医院发展的政策,同时政策应具有限制公立医院的垄断性发展、消灭公立医院医疗市场的垄断性地位,公平竞争的生存环境和发展壮大的政策,尤其是在民营医院发展的初期和规模还微小不成气候,没有市场竞争力的阶段,要有同初始成立时的所有公立医院,在他们发展壮大形成市场垄断之前的初期政府全面支持发展壮大的啊护,彻底清除多如牛毛的扼杀民营医院生存和发展壮大的条条框框式阻碍民营医院发展的政策障碍,尤其是形成这些扼杀民营医院生存和发展条条框框的党和政府的政策制定部门和政策配给部门,他们不能同党和政府保持一致,把党和政府的利益,尤其是把党代表的人民的根本利益玩弄于股掌之中,这是因为他们始终是在拉着党的大旗作虎皮,站在反党反人民的立场上思考问题和处理问题,在一切工作的开展的过程中,他们处处事事都在进行着权利交换最大化的游戏潜规则,他们熟悉的利用手中执掌着生杀大权的权柄和国家机器的利器,利用卑鄙狭隘无耻的各种手段,出卖党先进性的立场、原则和利益,败坏党的形象和威望,敲诈勒索,等价交换原侧出卖配给医保报销政策,被迫使用金钱贿赂的潜规则买卖医保政策,搜刮民脂民膏、以不作为的真实面目堂而皇之的面貌出现,制定出一系列“可操作的”扼杀、威逼、胁迫、利诱、限制、干扰、破坏、逼迫就范、查封、舆论打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等的条条框框所谓的“政策和法律法规”,党和政府支持和鼓励民营医院发展的政策迟迟不落实和坚决不落实、不能全面及时落实和长期坚决不落实,同中央政府的财政支持远不能保持一致就更不用提了,给民营医院的生存和发展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损失,长期欠下了党、政府和民营医院发展的一大笔债,不能不说他们犯下的是反党罪、反人民罪、反社会罪、反政府罪、反改革开放发展罪、反市场规律罪,饭真理马克思主义罪,这些罪由谁来清算呢?尤其是给烟台桂涛骨科医院(原烟台康大骨科医院)和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造成了几乎是无法运作和生存的损失和欠债,后者被当地的党和政府给与了完全的土改扫地出门的去死啦!
  因此通过本次烟台芝罘区胜利片区的旧城改造为契机,要求市区两级党和政府部门认真解决上述问题,以实际行动表现出是在以实际行动同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和政府保持一致,同党代表的人民根本利益保持一致,落实新医改政策,彻底清除阻碍民营医院发展的政策障碍,解决好上述两座医院的安置开业、完整配给医保政策,并且由此给该两座医院造成的损失,全面补偿到位,让他们满意为止,让他们的医院在市中心区域的原址上建设一座成规模的民营医院,让八百万烟台人民(包括流动人员在内)有一个看病的选择机会,形成医疗市场真正的公平竞争机制,尽早消除公立大医院的医疗市场垄断地位的黑暗政治,让人民见到阳光。
  请向烟台人民公开的认真答复政协委员李克宇先生关于胜利片区旧城改造中民营医院正确安置的提议案?
  要改革开放发展还是永远坚持“土改(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理论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土地革命运动)”为根本的不断革命论?
  今天是邓小平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的改革开放大发展的新纪元,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和中央政府国务院继续加大了改革开放发展的力度、深度和广度,并且更涉及到全面的政改,坚定不移地走改革开放发展的道路,彻底完成我们党的改革开放之大道,改革开放发展进行了三十多年,今天的世道与六十年前的“土地革命(革地主的命打地主分田地,革资本家的命并没收资本家的资产,革外国资本家、基督教徒、天主教徒、儒家教徒们等宗教教徒的命,把他们驱逐出境,没收他们的财产:工厂、公司、福利院、学校、教堂和医院等)”完全不同,近三十多年来的改革开放发展的世道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带领大家都富起来,让全党都富起来,让领导干部都富起来,也就是让先富起来的人们都变成与时俱进的新兴的地主资本家,让中国产生更多新兴的地主资本家,全民化的遍地开花,同样也让党员和党的领导干部们变成更多的新兴的地主资本家,恢复并实施物权法,用物权法保障新兴的地主资本家的财产和利益,更保障全中国人民和外国人在中国的财产和利益不再受侵犯(永远不会再有土改运动)。坚持三个代表,建设和谐社会,全心全意搞经济建设,走强国福民强军的大国崛起之路。
  今天,作为中心城市的以张江汀书记为首的烟台市委市政府领导下的胜利片区旧城改造工程,却在轰轰烈烈的进行着“土改”,他们用强权政治和国家机器为盾牌施行强征强卖强买,根本不管该医院的生存和死活,实行扫地出门让其自消自灭去死吗?难道这是在同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保持高度的一致吗?难道这是在坚持党的改革开放改革发展和落实医改新政策?难道这是在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七十二号主席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的决定》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于2007年8月30日通过,现予公布,自公布之日起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胡锦涛2007年8月30日)?他们的实际行动难道不是在展示要彻底铲除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的改革开放发展和物权法的实施,搞复辟走回头路,逆历史潮流而动吗?
  举例说明,烟台市胜利片区旧城改造工程大张旗鼓地进行到现在,拆迁工程接近尾声了,我们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作为公益事业属性独立法人资格单位,地方党和政府至今(遭到土改扫地出门被迫搬迁死在仓库里两个多月了)没有同我们医院进行任何正式的或者书面的执业地点安排的协商工作,该医院的命运何处去?该医院如何同公立医院享有同等的待遇和政策、一视同仁呢?由于该旧城改造工程长期多次徘徊,反反复复多次均遭流产,今次将成功实施,尽管这是一件令人兴奋之事,但是,对于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来说,几乎就是一场面临死亡的噩耗,却给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造成不可估量的巨大损失,甚至接近是毁灭性的扼杀打击,生存危机威胁着我们,不仅医院的发展壮大不敢想象,业务开展更是受到巨大影响,得不到党和政府的支持,医保政策始终坚决不给配套,如果不是旧城改造等这些影响,我们医院成立八年来,相信我们医院现在的规模定会同改革开放发展的步伐一同发展壮大到200张床位,她的优势只要体现出来,定会同烟台毓璜顶医院相比美,经济收入也不会落下,甚至会超过他们,……
  然而,胜利片区的旧城改造工程开展了接近七年间,给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造成的损失有多少呢?简单申述一下:
  一、直接损失:本次胜利片区旧城改造工程开展近一年来的直接损失,医院业务量直线下降,医生离开,科室纷纷撤离,尤其是2011年8月份,征收人在医院的广告宣传展板上打上了“拆”字后,医院的业务马上遭受到巨大的打击,每月百万元的业务收入降低到了不足一万元,医院没有收入,无法维持生存,每月的房租和使费开支,包括职工的工资福利和五金,没有了着落,医院倒挂亏空经营至今天,什么时间能够结束尚无定论,每个月给我们医院造成直接损失达到百万元,自去年九月份之今的八个月间,就为我们医院造成了直接损失近千万元;那么到拆迁人(政府)为我们医院安置好合格的临时同等规模的医院执业地点(现医院地点方圆一公里之内),有多长时间尚难知道吧?准备一所1800平米规范合格能正常营业的医院,半年时间不算长吧,或补偿十个月的停业损失就够了吗?难道停业损失补给三个月就摆平了吗?该医院目前仍然全额继续在给全医院职工发放工资,这笔钱应该有数负责呢?
  我们是租赁房东国际合作公司的房产经营的非产权营业的特殊公益事业:医院;而房东的产权房在该工程中遭到政府一次性强行买断金钱交易了,我们是经营者,对医院正常的经营场来讲,我们医院是惟一的停产停业者,本来的前途是:在一年前拟定的,我们的房东烟台国际合作公司坚持要原地房产置换继续经营,同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合作,办一个带有职工医院性质的股份合作医院(两家董事长协定的),本次的停业停产损失补偿是36个月以上,我们医院拿到全部的停业停产损失补偿,继续缴纳房租给房东,直到重新开业为止。然而,政府坚决不给房东安置房,并一次性强行买断了房东的房产,不仅至今没有给我们医院交涉任何关于我们的安置执业事宜,还把我们的36个月的停业停产损失补偿变成了10个月,更把这少的可怜本属于我们医院的10个月的停业停产损失补偿竟给了房东70%,以此买通房东同政府团结一心的来孤立打击灭掉我们房屋租赁者:医院,公益性医院,人民的医院。这是什么世道啊?
  难道说地方的党和政府想灭掉你们哪家民营医院还用征得你们民营医院的同意吗?早有新中国成立的“土改”,革地主资本家的命,打地主分田地,不仅没收中国资本家的任何资产,更没收外国资本家的一切资产,更没收外国基督教天主教等教派的资产、医院和教堂,把他们扫地驱逐出国门。今天仍然是共产党的天下,“土改”的国策还能改变吗?所谓的改革开放、改革发展、物权法、反垄断法、三个代表、和谐社会建设等等都仅仅是一组亮丽的摆设名词而已嘛?难道你们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的股东们不正是改革开放发展的新兴产物:先富起来的新兴小地主资本家吗?怎么就不能继续“土改”你们,让你们消失,把你们扫地出门让你们自消自灭呢?难道你们不识时务吗?同样的情景,烟台橡楠骨科医院的董事长因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被欲加之罪的不配合旧城改造工程,巧立名目的被冠冕堂皇的抓进监狱看守所,不屈服不投降就不放出来,政府用铁的手腕差点让新安总医院消失了(尽管最终让他们获得了50亩土地的重建划拨土地),你们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还能逃脱此等命运吗?尽管你们的医院长期在搞“扶贫慈善医疗平台”,这些也与我们的党和政府没有关系,照样“土改”你们,灭掉你们!这是因为我们是东西南北中领导一切的共产党吗?
  二、执业地点变更后的市场启动前的损失(不搞该项旧城改造工程,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可以说是二十年内几乎不用投资就能正常营业)
  三、执业地点和医院无形资产的损失
  四、医院发展壮大扩大规模的损失
  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不仅是公益事业性质的独立法人单位,而是民营资本新兴的民营医院,更是基督教徒天主教徒儒家教徒们的资产和医院,他们的医院资产被“土改”就消失蒸发了吗?这就是改革开放发展吗?这就是同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和中央政府保持一致吗?这就是全面落实党的医改新政策,让我们民营医院享有同公立医院同等待遇的一视同仁吗?这就是地方党和政府在以实际行动“清除阻碍非公立医疗机构发展的政策障碍”吗?
  如果这是一座公立医院 是烟台毓璜顶医院或者是烟台山医院怎么办?也像对待我们这样让其自消自灭吗?我们敢提出下列质疑吗?是谁在:坚决不同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保持一致,坚决拒绝落实党和政府支持民营医院发展,坚决不清除阻碍非公立医疗机构发展的政策障碍,坚决不落实党的医改新政策,让民营医院自消自灭去死吧?
  烟台东方医院等同样是租赁房屋执业的,同我们一样,经营场所都是非产权性质的,不管租赁的房产是公管房、单位产权房还是民房都是非产权租赁房,烟台东方医院经营执业场所几次旧城改造等方案虽然最终没能得到实施,不单是其医院要安置,而且其全医院的职工更需要政府安置,不仅大笔的政府财政拨款扶持其生存和发展,而且还清其长期的巨额负债经营欠款,他们是典型的建国后成立的公立医院代表,另一类公立医院的代表是:烟台毓璜顶顶医院和烟台山医院是建国时期分别没收美国基督教徒和法国基督教徒天主教徒的教会医院和教堂而发展起来的,那么今天的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同上述的两类公立医院基本相同,他们同公立医院享有的同等待遇政策和一视同仁的地位在哪里呢?
  新安总医院给划拨土地50亩的旧城改造工程政策,我们也适用吧?
  该旧城改造工程给我们医院断水四个月(春节后一直断水到搬迁),使我们无法正常营业,每个月都给我们医院造成直接损失巨大;尤其是婚纱影楼起大火的时候,因停水导致无法及时灭火,如果不是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的职工们用自己存了十几桶备用桶装水,及时用自己存的水灭火的话,可能会给我们造成不可估量的另一笔巨大损失,给我们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谁来买单呢?四月份政府强行拆迁医院外的门头时,大白天再次引起火灾,是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的医护人员们用自己的灭火器及时的灭掉了第二次火灾。四月份政府强行的在医院的大门前挖出了数个近一米深的坟墓大坑,完全堵住了医院的全体医护人员的上下班的路,院长们经受了被活埋考验,从此所有的病人无法就医,住院的病人几乎就被迫死在了医院里出不来了,……
  望以张江汀书记为首的烟台市委市政府及其领导的拆迁安置政府部门及时给我们一份公开的书面答复,给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和中央政府一个公开合理的解释和报告,给中共十八大一个合理的解释和报告,给十四亿中国人民一个公开的合理解释和报告,让十四亿人民满意,让七千多万共产党人满意,让数以亿计的中国儒教教徒们满意,让基督徒们满意,让天主教徒们满意,让各宗教教会们满意,让各民主党派们满意,让烟台港城慢性病医院的全体股东们和医院的全体职工以及医护人员们满意,让病人们满意,愿烟台胜利片区的旧城改造工程顺利进行吧!
   祝桂涛

  • 联系我们 - zhushi Corporation - 论坛存档 -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zhushi © 1998-2019
  • Processed in 0.13 second(s)鲁ICP备08010959号
    Server Time 2019/12/6 17:27:17